第一明君

长期接受点梗,多么的CP都可以,多么偏僻的起源我都会去补,只要你开心(国内,欧美,日漫,电影,歌曲,真人,网剧,小说)

谈一点常识性错误。(随改随删)

秋水文章:

遥遥栉漓:



214782:







……就是闲的。








1、除非写架空,否则明朝前请尽量不要出现紫檀家具之类的陈设。硬木家具于隆万后有,明朝之前是没有紫檀黄杨黄花梨等细木家具的,因为,鲁门神器──刨子,没有出现。








2、明朝之前不泡茶,泡茶是对宋朝点茶的传统革新。
另外,古代中国人不喝红茶。红茶的历史只有四百年,且只供外销,中国人自己不喝,鸦片战争与中国红茶垄断出口有直接关系。
唐茶有考,口感大概接近云南青毛茶。且唐茶是真正的吃茶,茶叶研磨入水加佐料,姜桂椒啊啥的。
宋代茶式基本可以参照如今的日本茶道,不多谈。








3、金骏眉是很贵没错,但是金骏眉这种茶型才面世十年,是建国以后中国红茶重振世界高端红茶市场的一大力作,并没有可能出现在以往的任何时代……








4、大可不必凡见佛珠皆称小叶紫檀。小叶紫檀是近些年才炒起来的佛珠料,从前这种东西不以做细玩称贵,都是大户人家拆房子料。








5、输入法里的繁体汉字是标繁,古人的繁体有大量的异体字,简体字的很多写法取自章草简笔,不要一看到就以为抓到了古人的小辫子,大喊人家繁简混用或是字写错了。为避免尊严扫地,如果身边有学人,问问再发言,如果实在认不出来,不要吱声,自己回去翻翻书。








6、用典是传统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抄袭是两个概念,当然,也并不属于改编范畴。关于改编,阿绿举的一个例子很恰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才叫改编。
(我知道这一条纯属废话,但想了想还是写了吧。)








7、清朝之前,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鼻烟壶。








8、古人见面多称字号。同辈之间见面叫名字,是灰常,灰常,不礼貌的。








9、唐三彩是明器,即随葬品,古人不会在厅堂里陈列。(今天看节目,马先生又提一嘴,说这个唐三彩古代有出土,出土就砸了,晦气。)








10、谈起线装书了补一个。线装书在明朝中叶出现,往前元代多是包背装等,宋代则有卷轴装,蝴蝶装,经折装等,唐代有种书装挺好玩儿的,叫龙鳞装,也叫旋风装(此说存疑),裱得跟一溜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似的。
另,宋版书的排版极其精美文雅,据我一个老师说,宋版书在拍卖行都是一页一页卖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夸张……(废话!)








11、唐前包括唐,龙的形象都是三爪。





林Caroline:

。立春。有打春吃春饼之说称为“咬春”,一般会用攒盒或圆盘盛载,饼放正中周围摆放馅料,故又称春盘、五辛盘。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正月·春盘》:“新春日献辛盘。虽士庶之家,亦必割鸡豚,炊面饼,而杂以生菜、青韭菜、羊角葱,冲和合菜皮,兼生食水红萝卜,名曰咬春。”#24节气美食图# @

肥兔子LOVE瘦月亮:

电视剧里兰生与陵越相认,在乌蒙灵谷中兰生对着屠苏挑起眉毛说:“你用了我哥那么多年,该轮到我了。”的时候,苏苏那立马晴转阴的表情,让我忍不住脑补了屠苏接下来的举措…
(给兰兰点蜡)(((o(*゚▽゚*)o)))

肥兔子LOVE瘦月亮:

【峰霆X苏越】写一个齐逼HE小短文给憩妹《一室春光》
希望群里的大家都要暖暖的好好的继续挖坑然后再勤勤恳恳的填~
写着好玩的,千万别较真~(・◇・)/~~~(以及我真的没有卡H,而是我真的不会写H…原谅我)

《古剑奇谭》电视剧的热播让众人始料未及,于是在收官之时,由电视台出面主持趁热打铁的来了一场庆功宴。主角们穿着各自的角色服装登台亮相,与幸运粉丝们合影留念,场面热烈一团和气。
在电视转播部分录制结束,才开始真正的庆功宴会,宴会自然少不了觥筹交错与推杯换盏,李易峰穿着百里屠苏的衣服,脸上却不似屠苏那般冷漠,而是始终洋溢着淡淡的微笑,与同僚们打着招呼,闲聊几句。陈伟霆看看自己“陵越”的外出服,宽大的袖子上染了些猩红的酒渍,这让他有些窘迫,比起李易峰的游刃有余,陈伟霆浅显的酒量实在不足以应付这样的场面。陈伟霆眉头微微皱起,就像电视剧中的陵越那样,最近他有意无意都会这样,也许这是因为陵越这个角色多少也影响了他。
李易峰与陈紫涵干尽了杯中琼酿,转身便看到在一旁皱眉的陈伟霆,自然而然的边走过去,伸出手指抚上陈伟霆的眉心。陈伟霆正自发愣,忽然看到有一个影子晃过,抬头看见来人是李易峰,眉头便瞬间舒展开来,李易峰见状不免有些悻悻,陈伟霆说:“你很能喝啊,下半场就靠你了。”李易峰轻笑:“好啊,如果我倒下了你要负责送我回家。”陈伟霆拍拍李易峰的肩膀说到:“没问题!今晚带你回我家。”李易峰嘴角悠扬的翘起。
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片商借酒劲要和所有演员拥抱,名头是各位有缘在此一聚,下次再聚亦不知何时,今朝有酒今朝醉,好聚好散好相逢。众人附和,纷纷举杯共饮,击掌拥抱。听到“好聚好散”一词,李易峰心里莫名一紧,陈伟霆是香港人,总归还是由香港管着,《古剑》结束后也没听他说起过去向,两人很有默契的都没谈过分离的话题,尽管剧情杀青后他们也没有天天在一起,却始终还在同一个城市,收工了两人都会约一个新发现的菜馆吃饭,聊到店里打烊又去其中一方家里看看电影打打游戏。陈伟霆在Y市买了一套房子,和李易峰家距离500米,房子是李易峰选的,常去打扫的也是李易峰,陈伟霆去那里住的时候,最常去那儿蹭塌的自然也是李易峰。听说陈伟霆似乎接了一个新剧,是什么剧陈伟霆没说,李易峰便也不问,但李易峰隐隐觉得这一次陈伟霆要离开自己一段时间了。这种预感令人心情憋闷,李易峰闭着眼睛轻轻摇了摇头,再睁眼就看到陈伟霆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李易峰一愣,才发现陈伟霆正环抱着自己,李易峰紧张的四下张望,发现大家都在拥抱道别,互致珍重,悄悄松了口气,却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不好意思,李易峰的脸颊渐渐腾起两坨红晕。陈伟霆把自己的脸更贴近了一些,用不太流利的国语问道:“峰你是不是醉了?脸红得厉害,你头晕吗?从刚才看见你就一直在摆头啊。”李易峰此刻满眼都是陈伟霆的脸,浓黑的眉毛,漂亮的眼睛,挑高的鼻梁和微薄的嘴唇,以及那细腻如凝脂的白皙肌肤………李易峰忽然把陈伟霆推离自己,陈伟霆不解的看着李易峰,李易峰连忙摆摆手说:“别过来,我有些反胃,可能真的喝多了。”李易峰当然知道自己说的是借口,真实的原因他早已知晓,但却只敢压在心底,不敢透露半分,可陈伟霆并未看出破绽,却是信了李易峰是真的因为喝多了不舒服,赶紧又上前搀扶他,陈伟霆嗔怒道:“喝多了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啊,我先扶你回去吧,正好宴会也要结束了。”
李易峰的心怦怦直跳,陈伟霆此刻正揽着自己胳膊,从手臂传上来的热度像有一把火,烤得他口干舌燥,偏偏这把火一点自知都没有…正当李易峰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马天宇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朝陈伟霆打了个招呼,与其说是招呼不如说是戏虐,马天宇大声喊着的是“哥”。陈伟霆噗呲一声笑开,问马天宇:“虎子,你也喝多了吗?”马天宇自然的走近陈伟霆,毫无征兆的就来了个大拥抱,然后施施然道:“陵越大哥,你还没听说吗?我们下一部戏还是演兄弟啊,你还是我的大哥。”陈伟霆一听,不禁有些喜上眉梢,他与马天宇虽然不算很熟络,但总归是熟悉的人,搭起戏也也不至于忐忑。不料陈伟霆这小喜悦落在李易峰眼里确实如眼里扎入了根刺,扎得他又痛又来气,偏偏有力气没处使,正憋得难受,忽然灵光一闪,李易峰便顺势靠在陈伟霆的肩上,对他道:“我有点难受了,我们先走吧。”陈伟霆知道李易峰平日里就比较倔强,不轻易示弱于人,此时说难受,估计是已经难以忍受了,所以赶紧收拾收拾与他一并离场,剩下马天宇一人不知所谓的看着逐渐融入室外夜色中的两人。
黑色的保姆车里,李易峰别着脸看着窗外,临近午夜,除了偶尔路过的酒吧街依然闪着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之外,就只剩下晕黄的路灯一盏盏的向后飞掠…他状似无心,其实耳朵却认真的听着陈伟霆的电话。陈伟霆扶他上了车之后就接到了电话,是经纪人打给他的,陈伟霆用粤语小声说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些笑声,陈伟霆说得小声,李易峰却听得真切,关于下一部戏,关于马天宇…他听到他说:“…他来演我弟弟都几好啊,他很可爱的嘛,我很喜欢他啊…”
李易峰忽然觉得车里很闷,闷得他都要窒息了…
车子先到李易峰的家,陈伟霆推推他的肩膀,李易峰不动,陈伟霆再推,手却忽然被握住,握住的力道很大,但是转瞬又变成轻轻的放下,李易峰说:“我忘记带钥匙了…”转过脸,他扯起嘴角道:“我今晚去你那里住好不好?”陈伟霆觉得今晚的李易峰有些怪,但怪在哪儿也说不出来,权当他是喝多了反常,不及多想便也笑着点点头,说:“当然好,不过你得让我先洗澡!你洗得太慢了。”“那就一起洗…”话未说完李易峰就赶紧闭嘴,陈伟霆凑过来问:“你刚才说什么那么小声啊?”李易峰摆手,把靠近肩头的那个脑袋推开道:“我说我酒气大,所以我先洗。”陈伟霆听罢,想想似乎也是,撇撇嘴没再多说什么,就当认了,招呼司机开车回家。
扭开房门,陈伟霆边把李易峰往沙发上放,边抱怨主办方太跳脱,穿着一身冗沉的戏服,谅他是健身多年的壮士,穿着百褶裙和长衫,行动起来也诸多不便,好在现在是午夜,不然穿着这身衣服还不得被路人当猴子看待。李易峰躺在沙发上就不怎么动了,陈伟霆看他一眼,无奈耸肩,心里嘀咕着这人估计早打算好了自己会照顾他。嘀咕归嘀咕,手上却没闲着,先是去冰箱取了只柠檬榨了点水,后去橱柜里取了冰糖,说到这冰糖还是之前陈伟霆感冒严重的时候,李易峰特地去买来给他做冰糖梨子镇咳的时候剩的。陈伟霆调好一杯冰糖柠檬水,慢慢端起来看看有没有混进去的柠檬籽,不料又看到了外衫上沾染的酒渍,他有些小洁癖,之前是忘了,现在再看到就有些不乐意,便自去放了柠檬水到李易峰身边,便开始细细嗦嗦的换衣服。
李易峰听到玻璃碰玻璃的嗝吱声,知道是陈伟霆给他倒了水,他确实有些渴,就懒懒的抬手去拿杯子,眼皮也只开了半边,却不料这一眼惊得他差点碰倒了桌上的玻璃杯,只见晕黄微暗的灯光下,“陵越”轻轻解开外袍,露出丝质的蓝色裹衣,陈伟霆背对着李易峰,本打算就脱下外衫去清洗,脱了外衫后想想,还是都脱了趁李易峰还没醒,自己先洗个澡好了,打定了主意,他又开始解自己的腰封,大约是绳子绑得扎实,竟解了几次都解不开,好不懊恼。这时候,忽然有双手轻轻扶上他的纤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顺着腰线扶至他的小腹,陈伟霆呼吸一窒,就听到耳畔传来李易峰的声音,温柔而低沉,略带一丝沙哑,他说:“看你笨手笨脚的,真让人捉急。”陈伟霆耳朵上的每一根绒毛都感受到李易峰呼吸中带出的温热,那热度有些暧昧有些醉人,也有些让人不自在,陈伟霆想转过身来,这样被李易峰环抱着,似乎有些不妥,刚想转就感到李易峰的手在他腰上紧紧一箍,“别动!我快解开了。”李易峰说,陈伟霆值得老实的站着。
不到五分钟李易峰就解开了陈伟霆的腰封,百褶裙顺势落下,在地上铺出了一朵大丽花,陈伟霆松了一口气,这五分钟真是煎熬,被李易峰这么抱着,不知怎的浑身都燥热起来,后背更是隐隐的熏出了汗,看到那复杂的系带腰封被取下,想着终于可以离开那个烫人的怀抱,陈伟霆一下子撤掉了所有防备,准备起身去浴室洗澡,不料身后那人似乎就是在等着这一刻,双臂忽然用力,转瞬之间他被他压倒在地,正压在那朵裙摆铺成的大丽花上,陈伟霆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因为刚才的接触而被染上了一层淡粉色,犹如花中遗世独立的花蕊,淡淡不解的表情未见吃惊,只有皱在一起的眉毛出卖了他内心的波澜,李易峰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脑中那根理智的琴弦,因为陈伟霆轻启的嘴唇应声而断…
陈伟霆说:“屠苏,你要控制你自己。”这本是揶揄,而对此刻的李易峰而言却是一句挑衅,李易峰毫不客气的吻上那张在剧里为他吐过血的嘴,霸道的吮吸再温柔的轻舔,陈伟霆刚喘过一口气尚未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就被李易峰第二个吻淹没在喉咙里…第三个吻过后,李易峰捧起陈伟霆的脸,看着气息紊乱的他,认真的说到:“师兄,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想要你!”陈伟霆瞳孔微缩,正要挺胸站起,却被李易峰拽了一下头发而变成扬起了颈项,李易峰顺势又欺上身去,右手悄然探入半敞的裹衣,陈伟霆低吼一声:“李易峰你疯了?”李易峰把埋在他颈项间索吻的头抬起,居高临下的看着陈伟霆有些委屈的眼眸,忽然轻笑了一下,说:“我早就疯了,你不知道罢了。”说完右手用力一扯,清脆的裂帛声在深夜格外刺耳,覆盖在陈伟霆身上的衣料终于滑落,映入眼帘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身体,李易峰不再迟疑,将身体再度压了上去……
第二日清晨,李易峰是被拍门声吵醒的,拍门的是陈伟霆的经纪人,他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赫然有几十个未接来电,自然是李易峰的经纪人打来的,李易峰回了个简单的信息,回身看到已经悠悠醒转的陈伟霆,李易峰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目光,任由其从陈伟霆的耳垂一路瞟到他腰线的黑痣,对李易峰而言,这具身体他很熟悉,两人一起去游过泳,他看过陈伟霆的身体,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抱着这具身体,与他融为一体。思及几个小时前的那些喘息和汗水,那肢体的磨擦声,那人眼角的一滴泪,李易峰忽然满脸通红,浑身都燥热起来。陈伟霆看着李易峰红彤彤的脸蛋,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都对我做了这事,过后居然还不好意思?无奈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叹息道:“都叫你控制一下…现在这样怎么办?你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李易峰有点惊讶,他想过一万种可能,陈伟霆在醒来后会暴怒成什么样子,唯独没想到他居然在考虑的是以后怎么办…李易峰心里想着,想着某种可能,想着以后的样子,不经意的笑出声来,陈伟霆随手拿起一件落在地上的衣服朝李易峰扔过去,怒道:“还好意思笑!你先想想怎么去应付一下外面拍门的人啦,他都快把门拍烂了,哎…”李易峰接下他扔来的衣服,露出自己独特的笑容,俯身下来迅速在陈伟霆额上落了一吻,宠溺说到:“知道啦,倒是你啊,今天出门记得穿一件高领啊。”陈伟霆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脖子,却也知道那里布满了什么,李易峰几乎吻遍了他的身体,每一个吻都那么用力,让他差点错觉李易峰是要吃了他,陈伟霆知道那是李易峰的特性,要做便做到极致,让人刻骨铭心无法忽视…这也正是二人投缘的契机。陈伟霆踢了李易峰一脚,催促他去应门,李易峰无奈的站起,熟门熟路的去陈伟霆的卧室拿了一件灰色体恤和黑色休闲裤就往身上套,开了门看到不是陈伟霆的经纪人,而是一个助手,便应付了两句,打发走了来人,李易峰又回到屋里,此时陈伟霆也已穿好衣服,白色衬衫和黑色小脚裤,除了发丝还有些零乱外,几乎看不出痕迹,朝阳透过窗帘在他身上晕出一团柔和的光,似乎昨夜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幻觉…李易峰疾步走去,将他一把扯起,陈伟霆重心不稳生生撞入李易峰的胸膛,李易峰闷哼一声,陈伟霆眼角一跳,赶紧站稳急切问道:“怎么了?疼吗?你干嘛来拉我啊?没事吗?”李易峰怔怔看着陈伟霆慌乱的样子,看到尚未来得及扣紧的衬衫领口里透出的那些深浅不一的吻痕,忽然一切又变得真实起来,他把陈伟霆拥在怀里,温柔的抱着,右手伸入他后脑的发丝,轻轻摩梭,李易峰看着从窗外洒进屋里的日光,已不再是朝阳的昏黄,开始逐渐变得白炙,初秋的天气干燥而微凉,屋子里很安静,他能听到陈伟霆的心跳声,有力而热烈,有节奏的跳动着,他紧了紧自己的怀抱,许久,李易峰附着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陈伟霆想都不想就回了他,两人就这样抱着彼此,轻轻的笑了起来,温暖了一室的春光…

李易峰说:“我可以爱你吗?”

陈伟霆答道:“你敢不爱我吗?”

……




肥兔子LOVE瘦月亮:

百里屠苏的眼中,师兄陵越很强大,从小到大都保护着自己,细心关怀,体贴回护都是师兄对自己做的日常,所以他习惯了这样的安全感,习惯了被师兄照顾的日子,他依赖师兄,有师兄在,那就听师兄的。(屠苏: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就该是个受)
直到有一天,师兄不在,他被诬为杀害同门的逆徒,不得已下山而去时,才渐渐知道师兄平日里为自己做了多少家务,忍了多少诽谤。百里屠苏忽然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太弱了,非但保护不了身边人,连替师兄分担都做不到,谈何比肩同行?于是屠苏想要变强,强大到至少不脱师兄的后腿,不让师兄为难。(屠苏:觉得就算是个受,也要做个强受呐)
就这样百里屠苏学会了承担,责任,有了主见和抱负,被琴川的人们接受渐渐摆脱了自卑心理,被同伴们依赖渐渐增加了信心,再见到陵越时,觉得这样的自己终于可以与他并肩了。(屠苏:气场和能力终于接近了,但为什么感觉自己不想被师兄压倒,而是想压倒师兄?啊啊啊!我太得意太大逆不道了…)
在秦始皇陵,陵越为屠苏争取时间,大战佣兵苦苦支撑,最后更是力竭受创,终因为灵力消耗太大而晕过去【剧情可以去看《捡一对师兄弟回来是为了凑CP》作者:薄荷那个夏】时,百里屠苏想都没想就把陵越拥入怀里。这时他才意识到,那个强大的大师兄,因为修炼辟谷之术而轻盈消瘦,那个潇洒谦逊的大师兄也会吐血也会受伤。百里屠苏把陵越抱起来,内心不免陡然升起豪情壮志,被师兄保护了这么多年,从今往后,该是自己来保护师兄了!(屠苏:师兄那么轻那么瘦腰那么细……咳咳,他来抱我实在太辛苦了,以后由我来照顾师兄,还是我来抱他吧)



陵越:…………我那小小萌萌的师弟为什么会忽然变成了攻?!!

肥兔子LOVE瘦月亮:

 四季情——冬《情恸》 

玉泱:师父…

 陵越:何事? 

玉泱:您很喜欢这种灯笼吗? 

陵越:……不。 

玉泱:那您为何每年此时都要点这些灯笼呢?

 陵越:此灯…名唤引灵。是幽都灵女临别时赠予为师,引灵灯顾名思义就是为了招魂引灵而用。 

玉泱:师父是在找谁的魂呢?

陵越:……此生最重之人… 

玉泱:师父您修为那么高,又找了他那么久,他要是化为灵应该早就回来了,那么久都不回来是否他已经入了轮回? 

陵越:(苦笑摇头)玉泱,天意有时比剑峰更残忍,为师此生情系一人,却唯独护不了一人,留不住一人,他未曾作恶却却落个魂飞魄散不入轮回的后果,为师空有一身修为却连那人的魂魄都找不回来…自诩为仙不过徒增笑耳。 

玉泱:师父…玉泱不是很明白… 

陵越:无妨,你心性纯善,本就不该有执念,如此亦好。 

玉泱:师父,起风了…怕是要下雪呢。 

陵越:你先回去吧,为师再等一会儿… 

玉泱:是,师父…… 

瑞予:

青衫落拓风流知几许?

有人说看我写草都已经审美疲劳了......只能转换下画风。几乎不写行书,有点拗不过来。

瑞予:

朝露昙花, 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
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
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刹那芳华曲 (树下野狐《搜神记》)


词隽永,曲调出尘。墨宝的版本堪称经典。